全国服务热线:0757 - 87662154

公司新闻

董明珠开卖口罩,家电企业涉足医疗领域为哪般

3月9日,董明珠的微店开卖口罩,此前格力电器已经注册了医疗设备的子公司,制造口罩生产设备等防护产品;而康佳在东莞的工厂明天(10日)也将开始实现日产10万个口罩。

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表示:“战疫需要,我们就造”。她在2月12日便公开透露,格力已开始制造口罩生产设备等抗击疫情产品。显然,格力等家电企业涉足医疗产品,是为疫情提供急需支援物资的举措。

同时,这也是家电企业多元化发展的战略选择。未来的智能家居,健康需求日渐增多,健康管理已被列为格力智能家居的五大功能之一,而海尔集团旗下已有海尔生物医疗公司,美的集团的机器人业务也已涉足医疗领域。

深谙营销之道的“董小姐”,在微店开卖口罩,无疑是希望在线下渠道受到冲击的当下,轻松有效地吸引线上的人气和流量。所以,格力生产的口罩,仅限董明珠的店微信端、小程序购买,并且采取预约模式,每人每天限购一盒。

董小姐的口罩,其实并不便宜,KN95防护级别的一次性使用口罩50只/盒,275元;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50只/盒,150元。不过,今天上午开始线上预约仅15分钟多,已有超过两万人涌入。

天眼查数据显示,2月18日,珠海格健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格健公司)注册成立,由格力电器全资持股,格力电器董事、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望靖东出任格健公司董事长,格力电器副总裁、总工程师谭建明任董事。格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第II类医护人员防护用品、紫外线消毒设备、生理参数分析测量设备、手术室感染控制用品的设计制造和销售等。

自复工以来,格力电器已经自己生产“防疫三件套”。每天为到岗员工发放一个自产的“格健牌”口罩。同时,疫情爆发后,格力仅用10天时间就开出测温仪的模具,目前日产2-3万台红外线测温仪。此外,为了保障一线员工的健康,格力还加入了生产护目镜的行列。

而美的集团的机器人业务,早已进入医疗领域。在美的集团控股的库卡集团旗下,瑞仕格物流机器人已进入医用场景。这次疫情期间,美的集团向同济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赠送了20台瑞仕格智能运输物流机器人,减轻医务人员负担,减少交叉感染。海尔生物医疗公司此前也向武汉当地医疗机构赠送超低温冰箱、药品冷藏箱、血液低温操作台、生物安全柜等医疗设备。

相比之下,康佳做口罩自用更多。康佳集团相关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其子公司东莞康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生产,预计3月10日实现日产10万个口罩,主要是一次性非医用的平面口罩。

董明珠去年12月28日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曾说,消费板块是格力起家之本,工业板块是国之重器。没有高端装备,就做不出完美的消费产品,两者没有冲突。即便装备做到百亿、空调做到千亿,两者也可相互媲美。希望格力的高端装备,未来也像空调一样,占全球市场重要份额。而此次格力之所以能快速切入口罩、护目镜等医护产品新领域,也是基于其高端装备的技术基础。

当时,董明珠还透露,在粤港澳大湾区加快发展的背景下,格力电器将在珠海横琴建立格力大厦。尽管格力已经有10多个研究院、近100个研究所,随着多元化发展,格力要建更多的研究机构。在横琴建格力大厦,是助推澳门发展,提供澳门大学、澳门科技大学人才发挥的平台。

值得关注的是,医疗健康也是珠海横琴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一。一位资深证券分析师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格力涉足医疗领域应该是有长期考虑,看好未来中国对医疗服务的长期刚需,这种需求经过此次疫情将会越来越大,因为民众对自身健康越来越重视。当然,短期内也能带来好名声。

董明珠“跨界”卖口罩,既有爱国情怀,又能获利,退一万步来说,至少能保证企业复工员工所需的口罩,最终名利双收。

新冠疫情爆发后,国内口罩、医用防护服等医用物资全线告急,一批大厂纷纷跨行业援助,以新增生产线、新建生产车间的方式加入口罩、防护服的生产大军。

但另一个现实困境是,不断涌入的跨行业生产者似乎未能真正缓解市场上存在的口罩荒,问题究竟在哪?

这条被业内人士称为“达到极致市场行情”、不断上扬的价格曲线,代表了国内一吨熔喷布实时的市场报价,无疑,它正紧紧扼住了口罩扩大产能的咽喉。

作为医用口罩中过滤病菌的重要原材料,新冠疫情的爆发,让熔喷布成为了比口罩更紧缺的“备战物资”。市场售价从最初的1.8万元/吨,攀升到最近的40万元/吨。

比亚迪是跨界生产口罩和消毒液的“大厂”之一,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们正在为熔喷布的缺货发愁,好不容易找到河南一家生产熔喷布的企业,签订了14吨熔喷布订单,得在一个月后才能到货,并且这点订单量仅够支撑两三天的生产。

按照1.5吨熔喷布生产200万个医用口罩计算,国内日产7000万只口罩,熔喷布的日消耗达52.5吨;根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数据,2018年国内熔喷布年产量仅为5.34万吨左右,除口罩生产,还应用在其他领域。

据天眼查检索结果,经营范围中包括“熔喷布”的企业不到300家,且大多为中小规模生产企业。

同时,作为紧缺物资,在这次疫情爆发后,也少有大厂愿意转产熔喷布。零售君从媒体报道中仅看到,中石化在2月25日表示将投资约2亿元,在燕山石化和仪征化纤建设熔喷布和无纺布生产线。

在2003年非典疫情前,国内依然以多层纱布口罩为主,疫情后,带有过滤材料的口罩才开始被公众接受。但在过去17年间,熔喷布产业并没有因为非典而得到长足发展,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据公开信息,目前国内大量熔喷布生产商分布在广东、江苏、山东、河南等省市,产量最高的企业日产量在10吨上下,更多生产商平均日产量约在1吨。

低产量背后是高投资成本,“一套熔喷布生产设备的成本至少在400万元到500万元,交货周期长达半年,真正落地则需要10个月,其中大量核心零部件依赖国外厂商供货”。

据一位行业人士看来,疫情炒热了熔喷布,却无法真正拉动行业的发展。即便有比亚迪、广汽、上汽这样的大厂纷纷转产,真正进入熔喷布领域的却很少。

据天眼查数据,自2020年1月1日至2月7日,经营范围新增“医疗器械”的企业达3647家,有超过3000家企业新增“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等业务。

2月上旬,快速审批,快速配置生产线,快速生产,一批跨行业大厂纷纷加入口罩生产大军——包括上汽通用五菱、上海三枪、江苏红豆服饰,以及中石油、中石化,让人看到了口罩荒得以缓解的希望。

在公开信息中,采取改造老生产线方式的包括上汽通用五菱(通过广西福德特集团)、芜湖悠派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乔顿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等。这样的改造是否能满足国家对医用口罩的认证标准?

零售君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了包括广西德福莱医疗器械(上汽通用五菱)、比亚迪、广汽、富士康、上海三枪、红豆股份、奥康、爹地宝贝、上海宝鸟服饰有限公司,东蒙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的工商信息,发现仅1/3企业明确公示了生产口罩的相关资质及等级。

其中,浙江东蒙集团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24日,新增“第一类医疗器械、第二类医疗器械、劳保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经营项目;上海宝鸟服饰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11日,新增“一类医疗器械及医用一次性隔离衣”经营项目。

一类医疗器械,还是二类医疗器械,代表着企业生产不同口罩的资质分级。根据有关规定,生产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企业必须取得第二类医疗器械许可。

据了解,二类医疗器械许可资质的审核非常严格,除了达到卫生、生产、产品许可等基础要求外,企业必须具备10万级或以上口罩生产的洁净车间,且生产环境必须做到无尘、无菌。同时,医用口罩加工完成后会有化学物质残留,需要14天时间释放。

“二类医药器械的审核流程再精简,最快也需要20天。”一位口罩业内人士告诉零售君,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没有获得二类医药器械许可的企业,在口罩包装上只能标注日用口罩(非医用)。

根据上汽通用五菱、富士康、比亚迪等公示的信息看,目前都暂未公示二类医疗器械生产资质。而这绝非少数情况。

缺乏专业资质的转产一时难解医用口罩荒。据一位口罩业内人士看来,目前新进入口罩市场的生产者大多集中在民用口罩生产,制造技术相对低端,口罩防护性能没有医用口罩这么高。

Copyright © 2014-2018 广东高远铝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6521543号

在线客服

关闭

客户服务热线
0757 - 87662154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