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0757 - 87662154

行业新闻

一场大规模的在线教育实验,这所学校99%的家长

一场疫情,让中国基础教育成为大规模的在线教育实验现场。作为身处实验现场的教育人,尤其是宁夏“互联网+”的实验学校,回民二小曾在新校长传媒上发布了《停课不停学,岂止线下到线上这么简单》,文中介绍过学校的实施方案和路径。

线上教学第四周,学校针对家长、学生、教师用问卷星发放了一份无记名的调查表,希望了解一下真实的线上教学实施情况。没想回收的一万五千份问卷结果让人意想不到,来自不同年级的学生和不同群体的家长,对这段时间的在线学习效果满意度和基本满意度达到99%:

在一派怨声载道中,这样的结果出乎意料。学校开始比照数据,去寻找数据背后的联系。虽然问题设计不见得完全科学合理,但这样大的数据量下,一些普遍性的现象至少很有说服力。学校把这样的实践案例和数据样本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为更多的人提供一个思考的角度,帮助更多学校去寻找适合自己解决问题的策略。

此次调查特别希望了解家长、学生、教师对因“新冠病毒”引发的学习方式大规模转变能否接纳,能否认知到教育教学的未来趋势,能否理解它当下的运行意义。

从家长的一道(多选)调查数据来看,84.10%的家长能理解到网络教育是以互联网为平台,实现知识传播的方式。45.89%的家长认为网络教育现阶段不成熟,但以后会有长足发展,前景很好。

这两组数据说明,家长已走进了信息化时代,通过网络获取知识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有接近一半的家长对时代发展的趋势有理性的觉知,对网络教育的未来发展有信心、有期待。家庭为孩子准备的在线学习设备(多选题)在普遍使用的手机、电视机之外,平板、电脑的使用量占到了74.15%,多数家庭都有至少两种在线学习设备,这说明家庭的信息化普及条件基本达到。

从学生调查问卷的同一组单选数据来看,57.76%的学生表示喜欢网络在线学习,30.70%的学生表示有时喜欢,有时不喜欢,这两部分学生在全部调查对象中占比88.46%,说明喜欢网络在线学习是孩子的普遍心理,有时不喜欢其实是由外因造成的,与网络在线学习条件的成熟度有关。

48.71%的学生表示在线学习很有意思,50.86%的学生更喜欢网上学习与教室学习相结合,这都说明学生对网络在线学习不仅接纳而且有自己的理解。网络在线学习和小学阶段学生的年龄结构有关,一般来讲,三年级以下的孩子网络学习机会较少,而四到六年级学生网络学习的机会逐渐增大达到半数以上,说明网络学习学生都能接受。

关于在线直播平台,我们给老师推荐的是宁夏教育云平台的直播助手,但根据调查问卷的多项选择来看,大部分人至少使用过两种平台,教师在线教学使用过平台比较丰富:直播助手平台、微信、QQ、云校家、腾讯会议......

这是令我们欣慰的一点。在线课堂受外在的技术条件影响比较大,教师在施教过程中的多样化选择,充分说明教师的技术已经能使他们随时切换。在一种方式受限的情况下,迅速转换到别的平台继续教学,这是一种适应未来的状态。多数老师在不堵车的情况下都会选择宁夏云平台的直播助手,缘于云平台直播助手能支持课程回放,便于教师复盘和没在线的学生回看。

教师采用的线上教学方式也比较丰富:收看空中课堂视频资源、组织在线教学、开展班级讨论、在线个别辅导。这说明回民二小教师群体对网络在线学习的理解和认知水平比较高。

而且透过数据看到,平台的稳定性、互动性、个别辅导和作业提交是老师们关注度最高的问题。

除了外在技术对在线教学的影响外,通过一段时间的宅家学习,家长发现影响孩子在线学习效果的内因中(多选)孩子的学习习惯、目标和注意力对在线学习的影响力比较大:

从教师问卷来看,教师们认为影响在线学习效果的主要因素(单选题)是家庭环境和家长素质,平台稳定和教师技术成熟后,设备和在线辅导互动效果都不是主要因素。

在线学习方式对在线学习效果的影响上,教师认为讲授和学生的作业批阅占比计较重,相比之下,课后辅导、班级讨论、个性化辅导三个因素占比均低于30%。

这组数据也引起了我们的重视,教师整体对在线学习的课堂设计把控比较紧,还以讲授为主,以学生完成作业为表现,这正表现出当前教育改革所面对的强大的惯性思维,看来没有没有特殊举措来改变唯分数的选拨机制,变革是不容易的。

从学生的问卷的几个调查问题综合看出:视频是否有意思、在线交流是否人人平等、是否有不一样的课程都是影响自己在线学习效果的因素。这也在启示我们,公平参与和教学创新是孩子渴望的东西,显然,传统教学的旧鞋子已经穿不到孩子的脚上,他们需要与信息技术时代相适应的新鞋子来让他们走得更方便、更轻松、更快捷。

本次问卷调查,我们还发现了教师、家长、学生彼此都向对方发出了适应未来学生的素养期待。

教师在能力与品格素养、知识素养、信息应用素养、创新素养(多选)中,重点选择了能力与品格素养,占比66.51%,其次是创新素养,占比20.64%,这反映出教师对新时代学生核心素养发展的认识。教师的教育意识已经从知识传授转移到能力与品格培养,而且看到了创新素养的核心价值,这都是教育改革的希望,是中国教育发展的希望。

在选择吸引力比较大的在线课程(多选题)时,生命教育课程选择率29.82%;综合性课程选择率50.92%;艺术类课程选择率58.26%;健体类课程选择率60.09%;自主阅读课程选择率37.16%;相比之下,学科知识类课程选择率只占到59.71%。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说明教师的教学意识已经转变到对学生的综合素养发展,进入到一个全人教育的未来轨道。

家长在选择孩子走向未来适应社会所必须具备的关键素养时,道德与品格素养占比40.44%;解决问题的能力占比24.57%;社会担当与责任占比19.65%;相比之下,知识和智力素养占比15.33%。这个单选项目的数据显示,让我们明显地看到了家长对未来社会发展的高位认知,对社会进步与发展的理解,以及建立在认知和理解之上的对孩子未来发展的素养期待,很令人欣慰。

同时,家长选择未来重点培养学生能力的选项上,也表现出很高的理性,自主学习能力选择率80.62%;参与互动交流的心理素养选择率54.16%;网络选择和控制的能力选择率52.40%;信息的捕捉和共享能力选择率42.83%。这都说明家长对孩子参与网络空间学习素养有未来期待,这让我们看到学校未来学习方式大幅度转变后,家长的支持与合作将成为得力保障。

当家长对孩子未来发展的素养期待聚焦在道德与品格、解决问题的能力、社会担当和责任而超越知识与智力素养的诉求时,说明家长对教师的期待已经升级为人师,所谓人师就是能够唤醒孩子心灵智慧,引领孩子道德发育和品格成长的仁者智者。

与家长的期待一致,学生希望未来在线学习过程中教师能多给一些集体交流的机会,这个诉求占比38.85%;多一些不一样的课程,占比32.98%;多一些个别辅导占比20.11%。这说明学生在未来学习中,对教师的期待是:一个高级的线上组织者,一个优秀的课程设计者,一个仁爱的心灵启迪者。

未来的教学方式变革中,教师问卷关于影响学生在线学习效果的主要因素,家庭环境和家长素质占比68.81%。这就对适应未来学习的家长素质提出了要求。如果未来学生学习方式大幅度转移到线上,不受时间地点限制,那么家庭和学校的空间作用是一样的,教师和家长的角色几乎一致,都是教育者,是人师。所以教师对家长的未来期待是:能够营造良好的家庭环境,并为学生做出自我管理的榜样。

但是学生的问卷中“如果在线学习还要继续,你希望家长怎样做?”的三个选项里,“相信我,给我独立自主的空间”占比最高54.84%;陪伴我、帮助我占比38.63%;为我提供单独的学习工具占比6.53%。

通过这两组调查数据对比分析发现,学生对网络在线学习方式是有兴趣的,希望家长给予独立的空间,说明他们有独立学习的渴望,对父母的期待是信任和适度陪伴。但是家长对孩子的不放心,有形成看护习惯的定势思维。也许孩子在突然离开家长、同伴陪同的情况下,会有暂时的不适应。但是帮助他们快速适应并安静下来,逐渐进入自主的人机交互、虚实交互的线上学习状态是最终的培养目标。

经历了这一系列问卷调查的数据分析与信息判断,可以看出“停课不停学”其实给了教育主体重新思考和认识教育的机会,采取的各种应急举措无意中也让学校在困难中生长了另外的可能。疫情过后,学校不可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再回到原有的赛道,顺势而为,构建面向未来,适应学生发展趋势的教育被提到议事日程而且显得尤为迫切。一系列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一、如何最大限度的拉大学校时空,让校园情景化、社会化、泛在化,让学校真正成为孩子发现、探究、创造的场所?

二、如何通过学校形态变化重建组织结构,激发人的内在动力,促进学校育人模式的真正转型?

三、如何让学校的课程更加丰富立体,提供均衡自然、健康、人文、科学等可以支持全人成长的营养搭配?

四、如何为学生提供多样化的学习方式,尊重学生个体差异,不受时空局限地开展学习活动?

五、如何利用线上线下、课堂内外、校园内外的各种资源,让学生在真实情境中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样的新问题,是学校重新启程的新思路,是学校对未来学习方式变革,未来教育生态重构做出全新设计的新理念,请拭目以待。

一万五千份数据调查取样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回民二小教育集团,数据具备这样几个特点:

回民二小教育集团是的一所县区学校,随着教育均衡政策的落地,现在所属的六个校区,分别涵盖了曾经的优质校、薄弱校、城郊结合校、农村校、新建校,学校样本具备多样性。

“停课不停学”的线上教学实施是教师、学生、家长都参与其中的教学活动,也只有三者完全参与的数据调查才能全方位提供翔实的依据。邀请了来自集团校不同社会群体的7317名家长、不同家庭背景的7422名学生、不同年龄层次的236名教师共同参与了五个维度38个问题的调研,力求客观真实的反应各个层面对线上教学的评价和判断。

数据采集的时间选择在线上教学进入第四周时进行。从最初的忙乱、慌张到渐渐趋于理性、稳定,经历了三周完整的学习周期,家长、学生、教师都能根据自己的亲身参与给出一个趋于实际的判断和评价,数据相对比较准确。

兴庆区回民二小做为全国“互联网+教育”宁夏示范省的试点校,三年来做了大量的基于互联网的学科变革和教科研探索,两次获教育部基础教育信息化应用典型案例,全部教师能熟练使用基于宁夏教育云平台的教学助手备课、上课,学校有升级了五年,涵盖语数学科基于“博雅4A课堂模型”的语数学科电子资源库,教师使用“云校家”跟学生和家长做课后沟通,每位学生都有宁夏云平台账号,教师使用信息化技术水平比较稳定。

随着疫情期间教育部的“停课不停学”全面推开,学校基于校情做了一个相对完整合理的、服务于学生在线学习的“3+3+N”直播课堂架构:

“3”指核心支撑:就是以宁夏教育厅教育云平台直播系统、空中课堂资源和云校家APP为核心构建教师教、学生学、家长参与的完整直课课堂环路。

“3”指空中课程流程:即课前导学、在线直课、课后辅导。以上3个环节是完全同回二的博雅4A智慧课堂模式相符,即为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导学、检测、评价全部移至线上。

课前导学:教师授课前一天,利用云校家APP“课前导学”功能,发布新授课的课前微课、学生自主学习单和导学检测,学生借助微课进行在线学习,并自主完成导学检测(主观内容拍照反馈)。

直播教学:借助学校宁夏教育云直播平台,先在直播中反馈学生课前自学情况,然后将学校的名师、骨干、新秀教师的精授课视频面向集团校同年级全部学生公开播放,各班级任课老师实时在讨论区收集学生听课过程中的疑惑。

课后辅导:晚上,教师在云校家APP上的班级讨论区中集中为学生做线上解惑或辅导。同时在云校家或班级人人通空间上传课后练学资源,为学生在线听课后的巩固提升做好铺垫。

学有余力的同学可登陆宁夏教育云优质教育资源中的“回二教育资源”,提前下载学习平台上后面课程的微课及相关教学资源,进行碎片化学习。

“N”指“N”种好习惯:我们要求、提示、鼓励回二全体师生不断养成工作、学习、生活好习惯。在“停课不停学”的过程中,我们以培养教师规范、有序的线上教学习惯和学生们自主管理能力为重点,希望师生们在空中课堂按照回二《线上教学教师公约》、《学生线上学习操作手册》和学生家长一起拟定的《学习生活作息时间表》内容要求,提高师生的自我管理能力。

学校还从组织框架、责任分工、教师团队、学生跨班及资源准备方面进行统一规划和部署。教导处和课程中心来负责组织线上教学安排以及跟踪评价反馈,备课年级组长负责集团校本年级具体的组织和安排。学校同年级同学科教师分工合作:集体线上备课,轮流授课。寒假中学校330位教师集体备好的下册课本所需的微课、教案、教学助手课件和学生自主学习任务单,在这个时期为我们的线上教学奠定坚实的基础。

Copyright © 2014-2018 广东高远铝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6521543号

在线客服

关闭

客户服务热线
0757 - 87662154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